首頁>上市公司>

文章

昔日風電巨頭華銳浮沉“失意” 大股東或撤離

文 / leiyuan 來源: 中國經營報 2019-08-31 18:39:08

  昔日風光無限的“風電一哥”,如今的發展正經歷著種種坎坷。

  8月29日,華銳風電(以下簡稱“華銳”,601558.SH)發布2019年半年度報告。今年上半年,華銳實現營收1.55億元,同比減少49%,凈利潤為1746.79萬元,同比增長331.66%。但資本市場似乎對這份財報沒有給出“好臉色”,8月30日,華銳股價下跌3.33%,收于1.16元/股。不僅如此,與華銳同舟共濟近10年的第一大股東大連重工起重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重工起重”),如今也已“變臉”,意欲出售股權撤離。

  華銳方面未就上述事宜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更多細節。該公司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面對不斷變化的市場環境,公司積極調整發展戰略,通過調結構、甩包袱、拓服務、促增長等一系列措施提升綜合競爭能力并繼續堅持以風電機組研發制造為核心,不斷優化資產和產業結構,實現多元化發展,創造更多盈利空間。

  大股東撤離?

  進入8月,重工起重與華銳的關系變得有些微妙。

  8月14日,華銳公告稱,重工起重與中順宜鑫簽署協議,中順宜鑫擬購買重工起重持有的華銳部分或全部股份,意向購買比例為10%~15.51%。采取分兩次交易的方式購買,首次購買股份比例為5.01%,并計劃六個月內完成全部交割。

  天眼查顯示,中順宜鑫注冊于2019年7月30日,距離上述公告日僅半個月時間,注冊資本3.38億元,包括李沐、辛美娟和李爭三位公司高管,其中李沐為法定代表人。此外,青島中順宜鑫股權有限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和大連眾合同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為兩家股東公司。

  8月28日,記者來到中順宜鑫的注冊地址——北京西直門外高梁橋斜街19號6號樓三層308室,并見到兩位工作人員。記者看到,辦公室內空間不大,面積約十多平方米,兩張辦公桌對立而設。“這里是注冊地,公司平常并不在這里辦公。”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不過該工作人員并未告知其他辦公地點,并稱公司業務“主要是新能源”。不過,資料顯示,中順宜鑫的經營范圍為技術開發、技術轉讓、技術推廣、技術服務、技術咨詢;軟件開發、咨詢等。

  在籌劃轉賣股權之際,重工起重還與華銳發生了合同糾紛。8月23日,華銳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下發的《應訴通知書》及《民事裁定書》,重工起重實際控制人——瓦房店軸承集團風電軸承有限責任公司因買賣合同糾紛起訴華銳,要求后者償還貨款及利息共約6974萬元。

  記者注意到,類似的一幕早在2014年就已上演。彼時,重工起重控股子公司大連華銳重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承攬合同糾紛為由起訴華銳,涉及金額約9046萬元。

  此前,華銳第一大股東也曾發生過更迭。2014年12月,萍鄉富海聯合大連匯能共同出資17.8億元共同收購華銳部分應收賬款。通過債轉股,萍鄉富海曾獲華銳19.85%股權,成第一大股東。隨后,萍鄉富海多次減持,重工起重又回歸第一大股東的地位。

  “(這次)大股東可能對華銳徹底失望了,臨走還要撈一把。”一位華銳內部員工認為,董事會也會出現大變動。

  對此,一位平安證券分析人士向記者表示,重工起重轉讓所有股份大概率是為剝離不良資產,維持公司的良好運行。“從股東變更來看,(華銳)目前很難有出路。沒有資金或背景支持,一切都是空話。”

  輝煌與黯淡

  第一大股東的“變臉”又一次將華銳推向了輿論漩渦,也給公司的未來增添了不少變數。追溯過往,這家昔日風電龍頭輝煌和黑暗的日子都已走過。

  2007~2011年,國內風電行業快速發展期,華銳可謂風光無限。中國風能協會的數據顯示,華銳在2007~2010年新增裝機容量的國內市場占有率分別為20.57%、22.45%、25.32%和22.4%,連續四年位列中國第一,是業內公認的“風電一哥”。

  2011年,華銳成功登陸A股,并以90元/股的發行價格刷新了當時主板的紀錄,總市值高達900億元。

  然而,盛極而衰,“入市”不逢時。風電黃金期過后,2011~2012年國內風電市場開始集中出現產能過剩、需求壓縮、大規模脫網事故和棄風等一系列行業問題,整個風電行業隨之放慢了發展腳步。

  2011~2012年,華銳凈利潤分別為5.99億元(調整后)、-5.83億元,同比下降79%、197%。另外,華銳在2013年、2015年2016年出現較大虧損,分別虧損37.64億元(調整后)、44.52億元和30.99億元,債務危機四伏,游走在退市邊緣。

  在此背景下,華銳也丟掉了龍頭老大的位置。2011年國內全年風電整機新增裝機市場份額中,金風科技(002202.SZ)以20.4%的份額登頂,華銳以16.7%的份額位居第二。到了2015年,華銳已經被甩出十強。

  業績與市場地位雙雙下挫之外,吊裝事故、觸電事故、質量訴訟、裁員門、“超導案”和高層頻換血等一系列棘手事件將華銳團團圍住。特別是轟動一時的“業績造假”案。2013年華銳主動自曝家丑,稱經自查發現,公司2011年度財務報表的有關賬務處理存在會計差錯。為此,華銳原董事長韓俊良曾身陷囹圄。

  天眼查顯示,截至目前,華銳涉及的法律訴訟信息629條,案由主要為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買賣合同糾紛和承攬合同糾紛等。不過,在2019年半年報中,華銳方面提及“華銳風電訴訟、仲裁案件數量大幅減少,報告期內無新增大額訴訟。”

  對于華銳的隕落,華銳初始投資人闞治東曾這樣檢討:一方面有宏觀方面的因素,另一方面更要檢討自己,前期擴展步伐太大。

  自救與重塑

  在外界看來,華銳的發展史更像是個傳說,迅速登頂又極速墜落。在“墻倒眾人推”的情勢下,華銳唯有自救和重塑形象。

  那么過去三年,華銳戰果如何?跨入2019年風電平價時代,又將走向何方?

  8月29日,華銳方面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在公司主要業務進行全新調整的背景下,市場信心重新構建,可執行訂單逐步恢復,新增裝機容量穩步增長,主營業務收入相比去年大幅增加。公司緊抓行業發展有利契機,積極采取多種有效經營措施,實現了整體穩中向好的經營態勢。

  實質上,早在2016年4月,華銳就開啟了戰略轉型,并力爭在“十三五”期間實現國內年新增裝機排名前三的目標,將華銳打造成為新能源綜合解決方案提供商。

  可以看到,2017~2019年上半年,華銳持續兩年半實現盈利,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1.15億元、1.85億元和0.17億元。當然,扣除非經營性損益后,凈利潤依然為負數。

  近兩年,運維一直是華銳重點培育的利潤增長點。記者注意到,2018年,該公司運維及技改服務實現營業收入1.37億元,同比增長119.31%。2019年上半年,華銳后運維業務新增訂單金額1.6億元,同比增長27%。

  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華銳的運維業務口碑還算不錯,“畢竟裝機量大,經驗也多。”

  不過,在風電運維市場,除風電開發商和第三方運維公司,整機制造商之間的競爭也異常激烈。2018年,與金風科技相比,華銳在運維服務相關業務上實現的營收差距就達10多億元。

  不僅如此,華銳的風機在當前市場并不占優勢。業內人士透露,華銳的風機在近幾年還存在滯銷隱患。記者注意到,2019年上半年,華銳在報告期內并無風機銷售。

  此外,基于戰略轉型需要,華銳收購玉龍公司80%股權,正式進入風電場開發建設運營領域。2019年上半年,博德項目實現發電收入7931.14萬元,成為華銳重要的利潤增長點。

  值得一提的是,政策傾向下,2019年海上風電成為行業發展的重要方向。不過,從今年發展態勢上看,這一塊肥肉并非所有企業都能啃得下。

  除了部分民營企業拿到份額,海上風電基本都是央企在干。一位風電項目開發負責人向記者解釋,目前最考驗企業的資金、資源優勢。相比央企,民營企業現金流緊張,融資成本高,地方資源又不足,優勢并不明顯。

  實際上,2018~2019年,風電市場快速過渡到競價、平價時代,疊加可再生能源補貼拖欠的情況,風電企業的日子并不好過。

  8月26日,華銳將全資子公司江蘇臨港100%股權以3.06億元轉讓給重工起重。對于風電的未來,上述華銳員工表現出擔憂,稱“整個風電行業現狀還很樂觀,但后期就是大企業玩了,小企業基本沒什么存活空間了”。

  (文章來源:中國經營報)

文字關鍵詞:

版權所有 @2010-2012 財富投資網(銀投網) 粵ICP備18155955號

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彩票销售月年度工作总结